荒年

已成往事。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Top

2010.06.25[金] 我有比你轻松的时候,自然就会有比你痛苦的时候。

其实这种话我根本懒得说,我想谁都一样,都有难熬的时刻,吐苦水太矫情,不如没心没肺开两个玩笑,让对方笑一笑,就好像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了。
我不该写在这里,写在这里她根本看不到,也许只是无心的话,但我确实很生气。

我不过是好心,用我的经验我的感受来给你建议,说实在的你爱听不听爱去不去,你被坑了赔了都是你的事,我的建议给了,从目前的好感度来说也就足够了。
最后还跟你争论不休,不得不说是因为我在意了。
画画要教理论知识?一个人就怕得不行?因为初学就怕给人嘲笑?最重要的是不是人人联考都能过的原因竟然是他妈的初中学的美术课本知识高中会忘!?
别跟我开这样的玩笑好吗,虽然我不是什么正经的人,也总会有一些不能接受乱开玩笑的事。



搞不懂你们总在乱慕什么,又说我轻松些什么。
你这样真好啊,多潇洒啊,好慕啊。
那你怎么不去拿笔?你看到的究竟有多少?回高中可以不交作业,不用听课,不用天天对着朝外的老师,不用受压迫。这些短暂的,你所能看到的事情。
那我过了午夜红着眼揉肩作业,早上迎着风边走边吃午餐,在第一个寝室夜里太吵睡不着觉,被收费的老师欺骗心里积火,搬家、奔波、找画室、不安定、落寞、失望,文化课上的巨大落差,还有那些时不时会来的连吃饭都是一个人的寂寞。这些你看到了吗?
你凭什么慕我!?有什么资格说我轻松?你体会过吗?我或许在你上课的时候正在家里休息玩游戏,我或许比你自在,可又或许,我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是比你在朝外这个日复一日都是一个样子的地方所得到的暗了许多许多倍。
不过都是或许。
你连迈出一步去尝试的胆子都没有,有什么资格来说我!?


我从未轻易说过你们轻松,因为我体会过,我和你们一起走过很长的路。
你们又凭什么只靠猜测来说我轻松?




艺术生的生活并不是像你们在考场里看到的,数学可以不做,学习可以不努力这样的容易。
如果真的这么容易,你怎么不来?家长不同意?那我无话可说。

我不知道怎么结尾,因为这些话只是我积压的怒气,就这样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0.03.22[月] “人家拼命学的时候你还在玩呢。”

感情污染消除。


看楼下的,我真因为努力没人认同难过呢!(乐

2009.12.20[日] 十点的夜风真让人明白什么叫冷得彻骨。

不过,也许你不用再吹什么夜风走什么夜路了。
也没人,再在路上跟你说什么童年的事,唱些怎么唱都会跑调的歌。
然后在夜里大喊大叫,你不用再在夜里费力追那两个闹腾着乱跑的人,也没人再在夜里抱着你挤在一起取暖。
没有麻辣烫没有夜灯没有超市没有宿舍十一点一定会锁上的大门,自然也不会再有什么五楼怎么这么高妈的我还上六楼呢的声音。


不是你的错,所以走的时候头也没回。
你看,不过就是这样,这样忙碌的像闹剧的一天,一家就是闹剧的画室,被迫着谁都像个小丑,你看她们一窝蜂的的搬着行李,你仍然是从容不迫的悠哉,你那么慢悠悠的搬行李到不是搬家公司而是自己找来的车上,你在楼道里看到她们,然后匆匆的打声招呼,最后连正经的瞧一眼都没有。
你看。
不过就是这样。
就像从前开始,现在也一直发生的一样,那些人走过你的世界,然后又淡出。
不过就是这样。


出了校区你鼻子突然有点酸,你知道那不是委屈也不是对这世界的狗屁公平的哀怨,你只是想起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下铺橙子真是个暴脾气今天早上还摔了东西,昨天她们都回来了多好,最后分的一人一个的苹果还被你装在包里,教你画画的老师在楼道里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的对你笑,就像你每次分糖给他的时候一样。
楼道里那个你叫她小粉红的家伙拽了拽你的袖子,苗条的很的姑娘昨天给你买了奶茶说了很多姑娘家的小秘密。
没看到那个照顾过你的姑娘,她在你发烧的时候送你回来陪你买药看你睡觉,你说药好苦就要赖掉,她晚上走着夜路回来还特意给你买糖让你好好吃药,怕你饿着给你买粥买面包,亲手包了橙子给你吃。
诶,你怎么就又哭了呢。
你明明下午还笑得很开心,你自由了。你或许还逃不掉这个画室,可至少现在你是自由的。
你一直期盼这的不是吗,你犹豫那么久也还是做了这样的选择不是吗。
你说你不要像个傻子任人摆布,你说你受不了监狱一样的封闭,你说你受够了这群骗子。
你该笑的。



笨蛋。


你翻着手机看那些照片,秋天漂亮的天,上学的路上一座一座的桥,你想过结冰的时候能不能上去划的湖,写生时画过的角度,还有那些刺骨的风。
突然你有点后悔怎么就没有留个影呢,相对那些恒久不变的景,那些难得的流动的人。




好了,你该睡了,周六十二点半熄灯,你总是在锁好门后关了灯摸去踩那摇摇晃晃的梯子,或者偷了懒没画作业躺在床上等着下铺关灯。
颈间的酸痛一晚上减不了多少,第二天你在闹钟响起前醒来,偏在闹钟要叫的时候犯迷糊。






都已经和你无关了。
就这样吧。



goodbye.

2009.08.11[火] 妈的爷好烦!

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2009.07.19[日] 去你妈的……

感情污染,爱进不进。
常伴君侧

氷澜

Author:氷澜

不惧经年


携刻流光
浅唱低吟
过眼烟云
曼珠沙华
只若相思
Page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